当前位置:<主页 > 赏析人科 >「妈妈,什幺是XX娘?」家庭医师这样和孩子谈性教育… >

「妈妈,什幺是XX娘?」家庭医师这样和孩子谈性教育…



    儿子在幼儿园大班时,某个週日的清晨,突然冲进我们的卧室,表情惊慌地问还在被窝里睡眼惺忪的爹:「爸爸!爸爸!你看我的小鸡鸡,它变成大鸡鸡了!怎幺办?怎幺办?我是不是生病了?」只见孩子的爹张开眼,瞄了儿子的鸡鸡一眼,继续躺回枕头,语气懒散地说:「男生的鸡鸡在早上刚睡醒的时候,本来就是会变大,那表示你的身体很健康啦!」儿子惊慌的表情,瞬间溶解为标準的週日轻鬆表情,转身冲回玩具窝里了。我们与儿子之间家庭性教育的启端,就在那个週日的清晨,悄悄展开了。

    「妈妈,什幺是XX娘?」家庭医师这样和孩子谈性教育…

    「妈妈,什幺是干你娘?」

    在没有髒话的环境中长大的儿子,上小学一年级,才没有几个星期,就带回这个疑问,因为有同学这样骂他。

    我知道,家庭性教育的课程必须正式开课了。

    我翻出我写过导读文章的一本绘本书:「我从哪里来?」,把孩子抱在怀前,与他一起看着书,我唸着文字,他看着有趣生动又写实的图画,较难理解的文字,我自然把它童言童语成六岁的孩子可以理解的语言。非常有趣的是,等上完这堂课,把绘本盖上了,孩子问了一个结论式的问题:「所以,妳和爸爸做过爱喔?」正解!我确定孩子听懂了我们刚刚一起读的这本书。

    有了基础概念,我便可以来解释什幺是「干妳娘」。我跟儿子说:「干,有很多种意思,这里是指做事情的意思。骂人家干你娘时的干,就是指做爱这件事,你娘,是指你妈妈,也就是我。所以,你那位同学,很奇怪,他可能在生你的气,生什幺气,我是不知道,你知道吗?不过,很多人在生别人气的时候,都会说这种要跟别人的妈妈做爱的话,来让人听了不舒服。你觉得很奇怪,对不对?因为,很多人不晓得生气的时候,应该怎幺说出来,只好用这样的话,算是侮辱别人的妈妈,来让别人难受。」

    有一天是玩具分享日,儿子回家告诉我:「今天那个胖胖的杨小汉哭了。他带一只毛毛小熊来,有很多人笑他是女生,才会玩那种玩具,没有人要跟他交换玩具。下课后,我听到他打电话回家,他一边哭一边讲电话,说大家都笑他,没有人要跟他玩。。。」我问儿子,他觉得呢?他说:「其实我觉得那只小熊很可爱,也可以玩啊!可是因为大家都在笑他,我就不敢跟他玩,怕也会被笑。」我告诉孩子,他的感觉是对的,玩具哪有分男生女生玩的,只要好玩的,大家都可以玩。后来,孩子告诉我杨小汉转学了。我告诉孩子,我听了觉得很难过,因为大人没有好好教小孩,这样嘲笑别人是不对的!

    儿子读到小学二年级的时候,一回从学校带回这样的话:「妈妈,我告诉妳喔!王大明和陈小华在搞Gay喔!」

    于是孩子小学二年级时,我跟他谈什幺是同性恋。我问他:「你知道什幺是搞Gay吗?」儿子答:「当然知道啊!就是男生爱男生,女生爱女生啊!」「你觉得这样很奇怪吗?」「搞Gay很变态啊!」 

    我正色告诉孩子,他认识的小芳阿姨和如如阿姨就是一对女同性恋情侣:「你会觉得她们变态吗?」孩子脸色难得不再嘻皮笑脸,变严肃了:「不会。。。所以,妈妈,同性恋也没有什幺,是这样吗?」「是的,有人爱女生,有人爱男生,只要没有伤害别人,那是身为人的自由与权利。如果连爱什幺人的权利,都被限制,被嘲笑,那日子过得下去吗?你想想看,如果小芳阿姨她们知道你这样笑她们,她们心里会怎幺想?」

    后来,我们还一起看了一部影片,一位男同志被三个年轻人群殴,后来绑在杳无人烟的镇外,被发现时,已死亡,是在美国发生的真实故事。我看完悲伤到痛哭流涕,儿子在旁一直递面纸给我。

    小学五年级时,孩子又丢了一个震撼弹给我:「妈妈,什幺叫SM?」我对孩子会提出这个问题,先是讶异,后来想想,那一段时间,因为有案件,媒体常提到,也不奇怪了。「我们班那个李小杰说他在家里,自己上网查什幺叫SM,结果他爸爸刚好进来他房间,看到他在查SM,什幺也没说,巴掌就呼过来了。。。」我决定很正式地教孩子什幺是SM。于是,我们一起上网搜寻,看过一些介绍之后,孩子说:「这样很噁心啊!」我是这样回答孩子的:「那是我们的感觉,我们觉得很奇怪,很暴力!可是有些人,他们做爱的双方,都喜欢此道,必须这样才会兴奋,他们应该不会觉得噁心。但是必须双方都喜欢才可以,不能强迫他人接受。」

    到了国中一年级,孩子不再问我关于性的问题了,我想,他们同学之间应该互通有无的比跟我对话精彩太多了。有时,孩子还会拿他同学传来的A片短片给我看,幸亏我是老经验了,完全可以处变不惊地分析:「我告诉你啦!不要被骗了!这种姿势是做不出来的!这是剪接的啦!怎幺可能做这幺久?可能是吃药的啦!。。。」

    孩子的性教育,应该从什幺时候开始?当我看到有家长要求性教育要慢一点教时,我想:这些家长可能从来不知道孩子已经懂什幺了吧!

    当孩子脑袋对性有疑惑有好奇的时候,就是性教育要开始的时候了!绝对不宜迟,迟了,就是教给媒体网路去教了!

    作者简介「妈妈,什幺是XX娘?」家庭医师这样和孩子谈性教育…

    现任
    传家家庭医学科诊所负责医师
    教育部性侵害与性骚扰调查专家库专家
    高雄市雄工性别平等教育委员会委员
    高雄市人权委员会委员

    经历
    高雄医学院家庭医学科主治医师
    成立「还孩子做自己行动联盟」
    成立全国第一个「妇女友善医疗伦理委员会」
    行政院妇女权益促进委员会委员
    内政部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委员会委员
    高雄县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委员会委员 
    高雄市妇女新知协会理事长